迪卡尼奥:推裁判行德意志礼因对手受伤弃空门

迪卡尼奥:推裁判行德意志礼因对手受伤弃空门

在球场上推倒过裁判,也拿到过公平竞赛奖。他是“德意志礼的爱好者”,却也有人直言他是“好人”。这些看似矛盾的对立面,却真实地存在于一个人身上,他就是意大利人保罗·迪卡尼奥。

对于一些年长的球迷,这个名字一定不会陌生——这个“足坛流浪汉”曾在意大利、英格兰、苏格兰等多个联赛,都留下了属于自己的足迹和故事。

球员时期司职前锋的迪卡尼奥,拥有细腻的脚下技术以及出色的射门能力,这在他的巅峰时期尤其能够显现出来。虽然他的政治立场在外界饱受争议,可丝毫无法影响这个脾气暴躁又天赋异禀的意大利人,在球场展现自己的能力和对足球的热爱。

1968年7月9日,迪卡尼奥出生于罗马城的夸蒂奇里奥区——一个被狂热罗马队支持者覆盖的地区。或许是因为,从小一直保护他不受哥哥们欺负的姑姑是拉齐奥的球迷,又或许是他自身不屈不挠的性格,出生于工薪阶层家庭的迪卡尼奥,在罗马球迷们红色的包围下,成为了罗马死敌拉齐奥的忠实拥趸。

在对蓝色充满着归属感以及有些叛逆的精神属性之下,迪卡尼奥在训练并提升自己球技的同时,还戒掉了碳酸饮料和垃圾食品(他曾因为沉溺碳酸饮料身材严重走形,被取名“胖子”)。这个叛逆的少年深爱着“蓝鹰”,因为他发现这支球队被同城死敌一直压制——这和他自己少时常常被哥哥们欺负的境遇有些相似。

迪卡尼奥对拉齐奥的狂热喜爱,也让他接触上了极端球迷组织Irriducibili——一个在意大利臭名昭著的足球团体,就算成为了职业球员,迪卡尼奥也未曾和这个团体组织断了联系。

在迪卡尼奥16岁时,他终于和自己最热爱的球队签约了,他穿上了拉齐奥的球衣。两年后,他完成了一线队处子秀,在那个赛季的罗马德比中,还打入了制胜球。

1990年,迪卡尼奥北上都灵,穿上了黑白间条衫,但尤文图斯并不是他的归属,蓝色的灵魂在那里迷失了自己。三个赛季后,他被租借到了另一支南方的“蓝衣军”那不勒斯,在那里他找回了些许状态。可以说,这个赛季是迪卡尼奥在意大利最为成功的一个赛季。

1993-94赛季,迪卡尼奥在罗马奥林匹克球场打入制胜球,帮助那不勒斯3-2险胜罗马。这也让他成为了拉齐奥、那不勒斯两队球迷共同的宠儿。不过,正处于后马拉多纳时代的那不勒斯,没钱完成对迪卡尼奥的买断,赛季结束后他再度北上,转投米兰城加盟“红黑军团”。

当时的AC米兰队中云集了不少大牌球星,在这样一支队伍中,迪卡尼奥并不是必不可少的一个。再加上主教练卡佩罗性格固执,当同样桀骜不驯的两人发生矛盾后,结果便是迪卡尼奥再一次寻求新东家。这一次,他离开了亚平宁,来到了不列颠。

苏超豪门凯尔特人仅仅花费了150万英镑,便将迪卡尼奥带到了苏格兰——在球队主席格斯·麦卡恩和主帅汤米·伯恩斯看来,他们捡了一个大便宜。换了个环境,迪卡尼奥反抗强者压制的心却一点没有改变。当时的苏超正处于格拉斯哥流浪者10年9座联赛冠军的统治期,在凯尔特人,迪卡尼奥又一次以挑战者的姿态起步。

1996-97赛季,迪卡尼奥和卡德特以及范霍伊顿克组成了“神勇三蛟龙”,他们联合奉献了70粒入球。但是这样出色的表现,却未能帮助凯尔特人从流浪者手中夺回联赛冠军王座。就算迪卡尼奥当选了苏超最佳球员,伯恩斯主席在续约合同上依然不为所动,赛季结束后,他被送到了还在英超的谢周三。

当时的英超远不如现在这般,具有如此高的关注度,意大利球星来到英格兰可以说别具一格。迪卡尼奥在谢周三的第一个赛季,虽然也有小冲突、小争议,却没惹出烦。但是第二年,在阿森纳客场挑战谢周三的比赛中,他还是捅了大篓子。

当时维埃拉在铲倒维姆·琼克之后用肘部击打了他,目睹此景的迪卡尼奥自然不会让队友吃亏。他闯入人堆中,和马丁·基翁扭打在了一起,当值主裁阿尔科克立即向迪卡尼奥和基翁出示红牌。当他率先向迪卡尼奥出示红牌之后,脾气暴躁且桀骜不驯的意大利人气血上头,一把推倒了他。

推倒主裁的事件,瞬间让这个在外界看来政治立场不正确、且有“前科”的球员陷入了舆论漩涡。长达11周禁赛的重罚以及漫天的指责声,让迪卡尼奥不得不聘请律师团队和心理医师来保护和调理自己。时年31岁的迪卡尼奥,正当经验以及技术俱佳的职业生涯黄金年龄,他不想就此告别足坛,他将自己与外界隔离,调整状态来迎接下一个挑战。

可是,出了性质如此恶劣的事件,想要接纳意大利人的球队几乎不存在。但雷德克纳普却不忌讳,敢想敢做的老帅将他带到了西汉姆联,还把他树立为新的核心。在东伦敦,迪卡尼奥感受到家一样的温暖,他用实际行动回报了老雷和“铁锤帮”对他的信任和支持。

效力西汉姆联四个赛季,迪卡尼奥出场118次攻入48球,帮助球队夺得了国际托托杯。可以说,意大利人将自己最好的状态展现在了西汉姆联。他在2000年对阵温布尔登时,打入一记绝妙的凌空抽射,至今在英超最佳进球的榜单中都能排上名号。

他在与埃弗顿的比赛中将球抱在怀里,终止了绝佳的破门良机,只是为了让倒地的埃弗顿门将保罗·杰拉德能及时接受治疗——这也让他获得了2001年国际足联公平竞赛奖。

在那不久后,迪卡尼奥成为了英超豪门曼联的引援目标,弗格森曾两次试图引进他,最终都未能如愿。究其原因,或多或少是由于转会的费用没有谈妥。

但更重要的是,迪卡尼奥早已将西汉姆联视作自己的家,在那个些许“铁锤帮”球员缺乏忠诚度的年代,迪卡尼奥面对伸到面前的橄榄枝选择了拒绝。

离开英格兰,重返意大利。已经36岁的迪卡尼奥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拉齐奥。更难能可贵的是,在2005年的罗马德比中,迪卡尼奥攻入一球帮助拉齐奥3-1击败罗马。

不过,进球后他的庆祝动作却引起了不小的风波,有记者在迪卡尼奥连贯的庆祝动作中解读出了“德意志礼”的手势,这也让他遭到了罚款和停赛。

退役之后的迪卡尼奥还曾担任过斯温登以及桑德兰的主教练,还担任过足球评论员。尽管场上的行为放荡不羁,甚至时常有过激行为,但迪卡尼奥对于足球的爱,以及他带给我们的精彩瞬间,都是值得球迷们回味的。

对于本赛季的意甲冠军争夺,他表示:“国米已经掉队了,能和尤文竞争的只有拉齐奥。他们一个经验丰富,萨里也越来越务实了;另一个也是真正出色的球队。”

作为在英超和意甲都效力过的球员,他在谈及两位后辈卢卡库和埃里克森时说:“你们都会惊讶于卢卡库对阵尤文没有进球,但我不会。他会继续进球的,只是在面对中下游球队时;如果对阵尤文这样的强队,他还会是这种表现,这点他在英超就证明了。埃里克森不像阿扎尔,他太闷了,从来都沉默寡言,你看不到他跟队友交流,他也从不抱怨,这会让他在国米陷入麻烦,因为他和孔蒂之间很少会有直接且直白的冲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