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森的遗愿清单里,有这样一条:为新奥尔良带回一座NBA冠军奖杯。但正如鹈鹕当天输给马刺所暗示的那样,新奥尔良距离冠军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只恨天不假人,本森已没有机会见证那一天的到来。2012年,本森以3.3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鹈鹕(当时还叫黄蜂)。6年过去了,鹈鹕仍然处在向上爬升的过程当中,何时夺冠仍然是个未知数。

  尽管如此,作为一直心怀新奥尔良的老板,本森至少给鹈鹕留下了一些精神遗产,鼓励着这支球队不断向前。

  不过,就在大部分人怀缅本森的同时,却有一群人走到新奥尔良的大街上,甚至是雕像旁,载歌载舞起来,并且脸上带着微笑。如果只给你两个信息,本森去世+有人在他的雕像下载歌载舞,那几乎99.9%的人肯定会愤怒无比,原地爆炸,怎么可以这样?这不是侮辱死者吗?本森为新奥尔良做了那么多贡献,你们怎么能如此对待他?

  先冷静冷静,如果你是这样想的,那就真误解人家了。这是新奥尔良的一种传统,叫做second-line,是一种由乐队引领的,所以他们并非在侮辱本森,反而是在以这种方式向本森表达敬意。考虑到新奥尔良是爵士乐之都,这也就不那么难以理解了。用美国网友的话说,如果你不是新奥尔良人,你真的无法理解这种方式,以及背后所隐藏的情感。

  在这些参与的人群中,圣徒的球迷居多。本森不仅是鹈鹕的老板,还是圣徒(NFL)的老板。本森与鹈鹕的缘分不过才6年,但他与圣徒则可以用相依为命来形容,自从1985年买下球队开始,圣徒就变成本森生活中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正是与圣徒走到一起的这段历史,成就了本森在体育界的传奇影响。

  圣徒最初成立于1966年,1970年正式加入NFL,但一直都是个烂队。在本森接手之前,圣徒在每个赛季中的胜率从未达到过50%,更是从未进入过季后赛。

  本森接手球队后的第一个赛季,圣徒队就打破了上面所说的尴尬,不仅胜率超过50%,还杀入季后赛。为了圣徒的发展,本森劳心劳力,一直都非常积极参与其中。这也让他在2010年终于获得回报,圣徒击败印第安纳波利斯小马夺得第44届超级碗,这让他成为新奥尔良的英雄。

  “这是属于新奥尔良人民的,”本森曾说,“他们值得获得这样的荣誉,他们站在我们的背后,他们从未放弃!我们回来了!”

  为啥会说我们回来了,圣徒不是第一次夺得超级碗吗?这背后有一段励志故事。2005年8月,新奥尔良惨遭卡特里娜飓风侵袭,超过80%的城区被淹,上千人因此丧生,被美国《新闻周刊》评选为人类文明史上的十大灾难之一。圣徒的主场也因此遭到严重破坏,无奈之下只能转移阵地,在圣安东尼奥和巴吞鲁日来回切换。

  灾难面前,悲观主义论调自然而然出现,有些人提出是不是应该放弃新奥尔良,另立新城。对此,美国时任总统小布什说了这样一句话,“美国不能没有新奥尔良”。于是,在新奥尔良民众的集体努力下,这座历史和文化名城一直在重建着。

  作为一个新奥尔良本地人,本森对家乡的爱无法用言语形容。众所周知,鹈鹕的前身是黄蜂,2002年从夏洛特搬迁到新奥尔良,改名为新奥尔良黄蜂。但成为黄蜂老板之后,本森觉得这个名字并不具备当地特色,所以计划改名,并最终选定路易斯安那(新奥尔良从属于路易斯安那州)的州鸟鹈鹕。

  这么多年来,一直有人劝本森把圣徒迁到其他城市,毕竟新奥尔良的市场很小,远不如那些大城市,但本森初心不改,不为所动。

  本森1927年出生于路易斯安那的新奥尔良,后来曾在美国海军服役,1948年从罗耀拉大学纽奥良分校(Loyola University of New Orleans)。1956年,本森改投圣安东尼奥,开始从事汽车销售,并以此起家,逐渐建立起属于自己的销售帝国。凭借自己积累的巨额财富,本森不仅成为新奥尔良首富,也成为路易斯安那首富。

  很多人成为富人之后,都愿意为家乡做出贡献,这既是衣锦还乡,也是情之所系。除了热衷于体育之外,本森还是个出了名的慈善家,出手非常阔绰,比如最近的2015年,本森家族一次性捐出2000万美元,用于癌症研究和治疗。

  看到这里,一般人可能觉得本森的人生也算是完美了,金钱和声誉兼得,夫复何求。但历史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但凡是豪门之家,难免都会有一些难言之隐,而且基本上都是钱惹的祸,本森家也不例外。

  一生当中,本森一共结了三次婚,第一任妻子谢尔莉于1980年去世,两人并无子嗣,后收养三个孩子,分别是罗伯特、勒妮和珍妮。本森的第二任妻子名叫格蕾丝,2003年死于帕金森氏症。本森的现任妻子名叫盖尔,两人于2004年10月份结婚。

  话说本森的女儿勒妮有两个孩子,女儿叫瑞塔,儿子叫莱恩。拥有高等学历的瑞塔后来成为圣徒的副总裁,位高权重,而且被普遍认为是本森老板身份的继任者。

  但2012年,本森解除了瑞塔的职务,当时外界就盛传本森家族内部有矛盾。到了2015年,本森家族内部的矛盾彻底公开,本森宣布自己将会在去世之后将鹈鹕和圣徒这两支球队都交给盖尔,解除了勒妮和她两个子女的继承权。从这个决定,我们也不难看出,本森家族内部矛盾的根源,无非就是子女与继母之间的争夺。

  很显然,这样的决定让本森的女儿和外孙们深感不满,于是双方反目成仇,开始了诉讼大战,严重程度甚至有点超越了应有的边界。本森在一份路易斯安那联邦法院的法庭文件中表示:“因为这件事(继承权)他们试图谋杀我。你知道,我觉得我的妻子很好,但是他们对于我的妻子充满敌意。”

  本森还讲述了一个此前自己和妻子被女儿和外孙等人袭击的事情。在2015年的二月份,当时他带着妻子一起去观看圣徒队的比赛。芮妮带着其他人来到了包厢,他们开始不断地挑衅自己的妻子,芮妮甚至有非常暴力的举动。本森随后说:“闹够了。”然后他就带着妻子离开了。

  根据法庭文件显示,本森还在庭审中表示:“他们攻击了我,你必须知道这一点。这也是我不想留给他们半点东西的原因。他们还在策划着想要从我这里夺走球队的所有权。”

  最终双方还是达成和解,代价是本森给了勒妮及其子女一些其他的资产,而随着本森去世,他的妻子盖尔毫无疑问将会成为圣徒和鹈鹕的老板,至于未来会对这两支球队产生什么影响,仍然无法预料。

  盖尔也是新奥尔良本地人,关于她的个人资料并不是很多,但她最为人熟知的一个新闻就是涉嫌种族歧视。本森的前私人助理罗德尼-亨利是个黑人,据他称盖尔曾两次用“的黑鬼”来形容他,一次是当面,一次是被亨利在附近听到。

  在本森去世之后,盖尔向圣徒和鹈鹕球迷发表了一份声明,声称本森最大的愿望就是为新奥尔良带回更多的冠军,“汤姆对球队和球迷深爱不已,我们会继承他的遗志,让他的愿望变成现实。”

  据悉本森之所以改变遗嘱,取消女儿和外孙的继承权,就是因为他觉得只有盖尔才能延续他的遗愿,让圣徒和鹈鹕保持稳定,继续去追求他的梦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