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麻花与陈薪伊共创出怎样的《威尼斯商人》?

开心麻花与陈薪伊共创出怎样的《威尼斯商人》?

12月22日,由开心麻花、陈薪伊艺术中心、上海大剧院联合制作的话剧《威尼斯商人》(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资助项目)建组发布会于在上海大剧院举行,2022年4月20日-24日在上海大剧院进行首轮演出。《威尼斯商人》陈薪伊+开心麻花,是否能开薪共创出陈导追求的世界一流作品呢?听陈导现场做导演阐述,还是那么中气十足、慷慨激昂。陈导说:“我爱莎士比亚,因为他不是莎士比亚,他是一个时代的符号,代表伟大的文艺复兴。我只排巨人戏剧,巨人不一定是伟人,巨人有六个字的标准——坦荡、热情、无私。”

他们没有强调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的巨人精神,他们把它弱化、小化,甚至变成小男人。还有一些电影版本,是对犹太人的同情,这个我不能认同,不是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在真善美、假恶丑面前,没有宗教、没有阶级、没有贫富、没有年龄,是平等的对抗。真善美、假恶丑应当分明,但现在模糊了这个界限。

就在这里,就是把最朴素、最简单的真善美的关系搞乱了。那么《威尼斯商人》我说我们要成为世界一流,就是还原它原来的主题。

颂扬安东尼奥,毫无疑问,绝对不许犹豫。夏洛克,一定是一个残酷的放高利贷的,我绝不给他同情,当他全部失败了之后我们可以可怜他。

《威尼斯商人》里有八个字——乐善好施,疾恶如仇。这八个字我献给我们的中国商人,乐善好施,后面一定要疾恶如仇,如果对恶漠视那太膨胀了,不知道什么是善恶,太恐怖了,所以我们的《威尼斯商人》一定要走向世界一流。

开心麻花,致力于创作出让本土大众喜闻乐见的戏剧作品。陈薪伊导演,是曾经执导过《商鞅》《贞观盛世》等著名戏剧作品的国家一级导演。在陈导的创作生涯中,大多数作品都以经典正剧为主,本次之所以选择与开心麻花团队合作,陈导也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

“第一次见到开心麻花的团队之后,我就喜欢上了这群人。他们已经不把工作当成职业了,而是一个爱好、一个家庭,也没有上下班的概念”,陈薪伊导演直言,开心麻花无论是在团队还是演出数量上,都有着“超级能力”,所以想共同努力让更多的人看到更好的作品。

在本剧的演员阵容选择上,陈薪伊导演大胆选择了“混搭组合”,一次老艺术家和年轻演员之间的碰撞就此开启。既有京剧大家关栋天先生,也有开心麻花的新生代演员们,目的就是希望关栋天带动一群年轻孩子,进入一种“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的表演状态。建立在这样的碰撞和共创基础上,不同的艺术家能够产生不同的化学反应,完成大众审美在观演过程中的革新。

在原著中,莎士比亚对夏洛克的认知是批判的、否定的,而在后世的解读中,仅仅因为夏洛克的犹太人身份,就引发了不少人的同情。在本次将呈现的版本中,陈薪伊导演将“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针对夏洛克残酷性格的背景做强调——“无论犹太人、威尼斯人、天主教徒、佛教徒,在真善美和假恶丑对决中,都是平等的”——有奸商夏洛克的“恶”,才有乐善好施的安东尼奥的“善”。

陈薪伊导演表示,她想用这一版《威尼斯商人》致敬如今这个时代的中国商人们。他们热情、乐善好施,背负着国家的经济责任且勇于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他们是国家经济的中流砥柱,无论是小商贩或是大企业,在他们身上展现着重要且珍贵的商誉和契约精神。

正如《威尼斯商人》的诞生时期文艺复兴时期当之无愧地成为历史上“最时尚”的时期一样,本次新版的《威尼斯商人》力求为观众呈现一场“酷”的演出,舞美设计邀请到罗马尼亚籍舞美设计师Dan Potra。

例如整个舞台配合剧情设计成一个大匣子的框架、用滑板呈现威尼斯水城的贡多拉、角色服装多彩的解构式拼贴等等,都将成为本剧的看点。而滑板作为本剧的亮点之一,如何玩转滑板也成为演员们每天的必修课。发布会上还特别增设了“授板”环节,由陈薪伊导演为演员代表们赠予亲笔签名的滑板,旨在希望演员们能够更加努力,精进滑板技术。

《威尼斯商人》的建组发布会上,开心麻花联席总裁、上海开心麻花CEO汪海刚正式聘请陈薪伊导演作为开心麻花鑫侨高剧场(暂名)艺术总监,并进行聘牌授予仪式。据了解,位于徐汇漕河泾地区的鑫侨高剧场(暂名),作为开心麻花驻地剧场,将于2022年中期开幕迎来首场演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