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女神仙逝留下永恒的背影

意大利女神仙逝留下永恒的背影

昨夜,意大利国宝级女星莫妮卡·维蒂去世的消息,被影迷们刷屏。倘若不是因为这则讣告,可能世界影坛早已很少念及这位销声匿迹很久的女演员。

自八十年代末息影之后,莫妮卡·维蒂便逐渐开始远离公众视线年,她跟罗伯托·鲁索导演结了婚,同年还去威尼斯电影节领了终身成就奖。在此之后,她便一直深居简出,尤其是在罹患阿兹海默症后的二十年里,更是隐遁江湖。

回望莫妮卡·维蒂表演生涯中最重要的光影记忆,自然离不开意大利电影大师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她曾是他相濡以沫的患难恋人,也曾是他电影创作上的灵感缪斯。即便安东尼奥尼已经离世15年之久,但他和她曾经的那场爱情奇遇,依然是难以被忘却的影史佳话。

在影迷心目中,莫妮卡·维蒂与安东尼奥尼的情感羁绊,正如玛西娜之于费里尼,或者卡里娜之于戈达尔。而在银幕上,莫妮卡总是以她那独特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展现着情感悄然逝去后的疏离之美。

莫妮卡·维蒂与安东尼奥尼共合作过五部电影,虽然次数不算很多,但每一部都堪称不朽经典。其中包括最负盛名的“情感三部曲”《奇遇》《夜》《蚀》,以及安东尼奥尼的第一部彩《红色沙漠》。

随后的十七年间,两人因分手而分道扬镳,直到八十年代,莫妮卡·维蒂才再次出现在安东尼奥尼的电影中,扮演《奥伯瓦尔德的秘密》的女主角。

某种角度上来说,莫妮卡并不属于非常典型的意大利美人。但透过安东尼奥尼导演的镜头,我们可以从她身上看到一种建立在高雅气质之上的几分神秘与几分疯狂。正如有位影迷对她的评价,“她那张慵懒、迷糊、睡意惺忪的脸,就是安东尼奥尼艺术巅峰时期的电影名片。”

在安东尼奥尼的那些无叙事性质、无对话可言的故事当中,莫妮卡·维蒂总是用她那极具个人化的肢体动作,以及无法言说的微笑,在充满疏离感的取景框中外化自己的内心语言,透过影像文本呈现出非常个人化的情绪。

也许,安东尼奥尼的情感系列都同属于一个故事,而莫妮卡所演绎的也是同一个人。她们既是现代都市中的女性,也是现代情事中的缺席者,更是现代生活中的流亡者。安东尼奥尼的情感系列正是献给这样一位拥有无意识形象的女性。

有人说,安东尼奥尼的《红色沙漠》可能是20世纪最有品味的电影。作为其导演创作生涯中的第一部彩色片,显然《红色沙漠》有着非常强烈的视觉效果。而这也是莫妮卡·维蒂首次在安东尼奥尼的电影中被彩色化。

影片中,她所饰演的女主角朱莉安娜,比之以往的角色更赋神秘魅力。那幅无意识的脸庞,满是冷漠、迷茫的神色;而装饰空间的色彩,则不断解构着她精神上更为复杂的隐秘。

某种意义上来说,色彩在隐喻朱莉安娜的精神世界与情感内核之外,更有一种主观的幻想性。伴随着安东尼奥尼电影中一以贯之的工业世界的嘈杂声,朱莉安娜的那些所见所闻,是她被整个大环境异化之后而形成的神秘臆想,迷离又孤寂。

如今,时年90岁的莫妮卡·维蒂悄然仙逝,也追随他的影人同僚们,正式告别了曾经光辉璀璨的二十世纪欧洲影坛。但即便如此,她那神秘莫测的背影已然在这世间烙下永恒的印记。而那注定也是戛纳电影节史上的光辉一页。

遗憾的是,有关莫妮卡·维蒂的访谈少之又少。我们唯有撷取当年《奇遇》在戛纳放映后她的一段回忆,谨此纪念:

跟安东尼奥尼拍电影永远都是一场冒险,充满了不可知的状况。这是众多电影元素当中有关人物生活的重要时刻,这些事件永远都无法被预见。

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影展,也是我的处女作。戛纳就像一个集市,所有人都沾染着世俗气息。我们影片首映的当晚,楼梯间挤满了上百名摄影记者,有点像是……他们用枪对着我们。影院里漆黑一片,拥挤不堪。在我看来,《奇遇》在戛纳的放映就是一场真实的生活秀。

从一开始,电影开场字幕刚起来,观众们就在发笑。最让我难以理解的是,他们甚至在最悲剧的段落也发笑。没想到,那些我们辛苦拍摄的场面,也是我们拍得最痛苦的场面,却都沦为笑柄。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整个放映结束,最终没有几个观众留下来表示对《奇遇》的喜爱。

当我从影厅里走出来时,我哭得像个孩子。我绝望了,我当时就觉得,自己所有的努力以及数月以来付出的整个身心,全都化成了泡影。即便我们自己都非常相信这部电影,却终究徒劳无用。它属于那些发笑的人,成了他们庸俗的消遣方式。

但那天之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们走出房间,在酒店的大厅里发现了一张名单,上面都是重要人物的签名,包括意大利和国外的导演、记者、影评人、作家等,以及看过电影的观众。这张名单前有个声明:‘昨天我们观看了《奇遇》,这是本届电影节上放映的最好的电影’。”

请大家转发本文到朋友圈, 并结合文章内容 留言, 我们将根据留言质量和点赞数, 抽选10位影迷,每人送出一张《四海》的电影票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