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画略知略知》之“困境”:窘迫之下谁为他们打开一扇窗?

《名画略知略知》之“困境”:窘迫之下谁为他们打开一扇窗?

岁月的尘雾中,记忆的空隙总会留下淡淡的惆怅与迷茫,那些不期而遇的无助与彷徨织起了一段段困窘的梦。

生活像花一样从天飘落,这是否是上天对人们作出的承诺?一重重的障碍如山一般,但只要愿意,都会成为一个个逾越宿命的契机。多年以后,当人们回首驻望,是否依旧会做出相同的选择呢?本期的《名画,略知略知》便与大家一同悉数那些绘于画中的人间困境。

生活的寄望往往是纷繁多彩的,每个游弋其中的人都会心怀憧憬,然而生活的现实只会从一顿看似丰盛的晚餐开始。

迭戈·委拉兹开斯(Diego Velázquez,1599-1660),西班牙巴洛克式画家,是文艺复兴后期最伟大的画家之一。1623年,他被西班牙国王菲利浦四世任命为宫廷画师。委拉兹开斯的作品除了本应有的精致外,又多了一份自然的朴实,虽被归为巴洛克风格,但相比巴洛克艺术的华丽与激情,他的作品却有着难得的冷静与客观。

这幅名为《An Old Woman Frying Eggs》的作品画于1618年,现藏于爱丁堡苏格兰国家美术馆内。委拉兹开斯用细腻、温和的笔触描绘了普通民众的一顿晚餐。画面左侧射入的强光照亮了女人的面庞以及她手里的厨具和偷来的鸡蛋,强烈的明暗对比关系将女人左边的男孩抛进了深深的阴影中,而画面上方高高挂起的篮子则会让观者注意到那面隐于黑暗中的墙壁。画家将作品的构图设计为椭圆形,如此观者会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在人物之间的厨具和鸡蛋上。写实的刻画描述了贫苦民众的生活,调子既不鄙视、也不颂扬;既不控诉、也不忧伤。

汉斯·安德森·布伦德基尔德(Hans Andersen Brendekilde ,1857–1942),丹麦现实主义印象派画家。他早期的作品以展现艰辛的乡村生活为主,后期则逐渐演变为描绘一种更为理想化的生活方式。汉斯曾是一位雕塑家的学徒,之后进入哥本哈根皇家艺术学院学习。

在这幅令人心碎的画作中,老者与女人似乎正在经历着他们生命中最为绝望的困境。贫瘠的土地占据了整幅画作的百分八十,而老者的工作与此地的很多农民一样,需要清理土地中的石块并堆放在一起。或因疲惫、或因病痛,老者瘫倒在地,身旁跪着的女人似乎是他的妻子。女人惊恐地大声呼救着,希望有人来帮忙,然而在一望无际的荒原上,这声嘶力竭地请求很有可能是徒劳的。该作品现藏于丹麦奥登美术馆内。

有多少难以言说的伤痛,隐藏在落寞角落的身影里。闭上早已干涸的双眸,被命运囚禁的人们可以暂时消解的深渊中的嘶吼。

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é,1832-1883),19世纪法国最成功的雕刻家、插图画家。15岁时,他曾为弗朗索瓦·拉伯雷(Francois Rabelais)、奥诺雷·德巴尔扎克(Honoré·de Balzac)等伟大作家的作品绘制插图而一举成名。

这幅名为《La famille du saltimbanque, lenfant blessé》的作品以尖锐的现实主义手法和噩梦般的幻想展示了城市贫民的悲苦生活。画面中,身为街头杂耍演员的夫妇为了赚钱,亲手伤害了怀中的孩子。父亲如同一个深处黑暗的恶魔,而母亲则将圣母风格的长裙抛到一旁,面对奄奄一息的孩子,两个僵硬、麻木且残忍的人从迟来的悲痛中渐渐地觉醒了。根据多雷的记录,他在巴黎曾亲眼目睹了这冷酷无情的画面。

伊芙琳·德·摩根(Evelyn De Morgan,1855-1919)是英国著名女画家。1873年,她被思莱德艺术学院录取,后获得奖学金。1875年,她前往佛罗伦萨拜访浪漫主义画家约翰·拉达姆·斯宾塞·斯坦霍普(John Roddam Spencer Stanhope),借此研究了大量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并形成了自己的创作风格。

这幅名为《Queen Eleanor and Fair Rosamund》的作品描绘的是亨利二世与他的情妇罗莎蒙德之间的故事。相传,亨利二世将罗莎蒙德安置在一个叫做迷宫的房子里,以此来保护她的安全。但埃莉诺女王仅凭借一根红线便找到了女人的位置,并将其毒害。画面中,女王的身后露出了迷宫的一角,而罗莎蒙德的身后则是一块彩色玻璃,玻璃上相拥的情侣代表了罗莎蒙德对爱情的向往,而身陷“迷宫困境”的她却最终无法得偿夙愿。

雅各布·希卡耐德(Jakub Schikaneder,1855-1924)是捷克画家,以绘制柔和的城市风景而闻名,其作品忧郁而孤独,有很强的叙事感。雅各布在布拉格和慕尼黑完成学业后,参与了布拉格国家剧院的装饰工作,后任教于布拉格艺术学院。

19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期间,雅各布多次描绘了一个女孩的悲惨生活,这幅名为《Murder in the House》的作品更是将故事推向了高潮。画中的女人倒在血泊之中,悲惨的命运贯穿了她的全部生命,邻居们围观着、祈祷着,却无法将她再次唤醒。画家将社会底层的苦难尽收于画,女孩的困境不再,而更多人的困境仍旧延续着。该作品现藏于布拉格国家美术馆内。

当身体与精神被禁锢于有形的枷锁中,生命中的阳光便仅仅是从窗棂之处汲取的一点点施舍。背靠高墙,何为退路?

康斯坦丁·弗拉维茨基(Konstantin Flavitsky,1830-1866)在孤儿院长大,后于1850年考入圣彼得堡皇家艺术学院,成为了费奥多·布鲁尼(Fyodor Bronnikov)的学生。1854年,他开始在艺术学院的大厅里展出自己的作品。1855年,他获得了出国旅行的机会,游历了德累斯顿、柏林和维也纳等地,并在意大利居住了六年之久。1862年,康斯坦丁返回俄罗斯,被授予院士称号。

这幅名为《Princess Tarakanova》(塔拉卡诺瓦公主)的作品是康斯坦丁最为著名的作品之一,其创作灵感源于俄罗斯的一个民间传说。在叶卡捷琳娜二世统治时期,有一个美丽的女人称自己是阿列克谢·拉祖莫夫斯基皇后的女儿塔拉卡诺瓦公主,并拥有俄罗斯王位的继承权。知晓此事后,女皇为了巩固自己的王位即命奥尔洛夫伯爵前往意大利将她带回俄罗斯。伯爵见到塔拉卡诺瓦公主后谎称爱上了她,并诱骗其登上了开往圣彼得堡的船只,最终,戴上镣铐的“公主”被带到了彼得罗巴甫洛夫卡亚要塞。根据传说,女皇将“公主”囚禁在牢房内,每当涅瓦河的河水上涨时,洪水便会淹没这间牢房。

塔拉卡诺瓦公主的秘密一直被严密保守着,康斯坦丁的这幅作品也因此引起了皇室的恐慌。迫于无奈,画家也被迫宣布其创作取材于一部与王室无关的小说。该作品现藏于莫斯科特利亚科夫博物馆内。

桎梏于俗世,满是尘灰,贫穷躲在琐碎的身后暗自窥视着内心的焦虑,而眼前小小的困境,竟不知如何解开。

安东尼奥·罗塔 (Antonio Rotta,1828-1903)是19世纪最著名的意大利民俗画家之一,以展现威尼斯市民的生活百态而闻名。他就读于威尼斯艺术学院,师从意大利风俗画家多维科·利帕里尼(Ludovico Lipparini)。

这幅名为《The Hopeless Case》的作品是安东尼奥最为著名的作品之一。画中的女孩穿着传统的威尼斯披肩,将一只破掉的鞋子拿给鞋匠修补。鞋匠戴着圆框眼镜,拿着鞋子,试图向女孩解释她的鞋毫无修复的可能。此时女孩原本充满希望的眼神中又透出点点失望与难过,在希望与失望之间,女孩陷入了一个对她来说无比巨大的困境。安东尼奥毫不避讳地将室内的杂乱绘于画中,使观者看到了最为真实也最为平凡的威尼斯人的日常。

约翰·布雷特 (John Brett,1831-1902)是著名英国画家,以高度细致的风景画而闻名。1853年,他考入皇家艺术学院,开始接触风景画,师从詹姆斯·达菲·哈丁和理查德·雷德格雷夫(James Duffield Harding and Richard Redgrave)。19世纪60年代,他曾多次前往意大利、瑞士等地旅行创作。

这幅名为《The Stonebreaker》的作品是约翰的成名作。画中的男孩戴着红色的围巾,穿着白色的衬衣,正在努力敲击石块。男孩的右边放着一个棕色的布袋,左边则是一只独自玩耍的小白狗。画者想要表达的虽然与童工有关,但男孩背后的美丽景色却弱化了大众对于童工的刻板印象,反而将部分注意力转移在周围的景色中。生命的美丽与现实的沉重同时出现在画面中,无奈也是男孩无法逃避的困境。

生活,总会在不经意间令人手足无措、意乱情迷。而困境,又会送给他们一双明亮的眼睛。

阿尔伯特·贝克·温泽尔 (Albert Beck Wenzell,1864-1917)是美国著名画家。他曾在慕尼黑艺术学院和朱利安艺术学院学习。1901年,他参加了纽约布法罗泛美博览会并获得奖牌,后于1903年成为壁画家协会的会员。

这幅名为《Where Did I Put the Tickets? 》的作品画于1906年,是阿尔伯特最为爱慕的作品之一。画中的情侣要去参加一场音乐会,当他们化好妆、换好衣服,才发觉门票早已不知所踪。然而,最糟糕的是,音乐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小小的窘境令男人冥思苦想,而他身边的女人似乎更在乎两人在一起的温存,静静地安抚着失意的伴侣。

文森特·梵高 (Vincent Van Gogh,1853-1890)是荷兰后印象派画家、表现主义先驱。1868年,他中断了学业,在经历了短暂的工作生涯后,成为了一名福音传教士,并于27岁时正式开始了他的绘画生涯。除了色彩以外,梵高的作品还拥有极具“书法感”的笔触,画中不仅可以看到粗细变动的线条,还可以透过这种变动感受到其创作时的情感波动。

这幅名为《La ronda dei carcerati》的作品画于1890年,画中的囚犯们排着队,以顺时针的方向一圈圈地挪动着脚步,一名看守和两个官员站在一旁监视着绕圈散步的犯人。高高的墙壁以及四扇小小的窗户营造出狭小而局促的空间,低下的头颅意寓对命运的屈服,“囚”与“困”在这幅作品中得到了最为恰切的解读。

被生活围困的人向往着释然、被命运围困的人高呼着自由、被思维围困的人企盼着灵感、被自己围困的人寻找着自己。窘迫之下,有谁曾为他们打开过一扇窗?画在时空的长河里的困境,定是一位不可或缺的主角,只因它必将与生命共舞,所以起舞之人,又何分你我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